当前栏目:家居

昆明重病女婴坐高铁转运北京救治,媒体呼吁市民让出生命通道

2019-10-21 10:18:18    文/来自湖北省孝感市的网友投稿

本文由:拉斯班塔斯斗牛场编辑发布

来源:中国快报网移动端899

导读:本文是来自湖北省孝感市的网友投稿,由拉斯班塔斯斗牛场编辑发布关于昆明重病女婴坐高铁转运北京救治,媒体呼吁市民让出生命通道的内容介绍
昆明重病患儿小可言的病情引发了无数人关注,小可言转运赴京治疗的情况,北京日报客户端持续关注。
根据前期的转运方案,小可言乘坐的高铁将于今天(6月29日)晚上6时46分抵达北京西站。一行人预计晚上7时坐上在北京西站提前等候的救护车,完成一场从高铁到救护车的生命接力。
微博@北京交通广播 图
此后救护车行驶的路线为:莲花池东→西二环→复兴门内大街→长安街→朝阳门南小街→朝阳门北小街→南门仓胡同。
今晚(6月29日),请北京的司机朋友注意避让车牌为琼A88132、琼A85815的救护车辆。据了解,其中一辆车是医患及所需装备,另一辆是救援装备,家属行李及随行的慈善机构人员。

本文图片均来自北京晚报(除署名外)
今晚,请您让出应急车道,为小可言争取更多抢救时间。
小可言坐上开往北京的高铁
6月29日早上5时,救护车抵达了昆明市儿童医院。5时50分,在爸爸、妈妈和医护人员的陪同下,小可言乘救护车离开医院,前往火车站。早上8时,小可言一行人乘坐的G404次列车,从昆明南站缓缓驶出。目前,火车正载着小可言,驶向北京。车厢内,医护人员在用气囊为小可言人工通气。睡梦中的小可言并不知道,她第一次乘坐高铁前往北京的这趟旅程,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此前报道:4个月大的女婴命悬一线
28日一大早,八一儿童医院PICU的刘大夫就紧急乘飞机前往2600公里外的云南省昆明市。一路上,她的心情既焦急又紧张,因为她的肩上担负着一项重要任务:陪同一名命悬一线的只有4个月大的重病患儿小可言,从昆明转运到北京进行救治,展开一场时间与生命的较量。
在昆明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的门口,张雪梅翘首盼望着北京来的大医生,因为她的到来将给女儿小可言带来生的希望。小可言名叫罗可言,出生在云南省普洱市镇沅县恩乐镇恩乐村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尽管家庭条件并不富裕,但一家人幸福和睦、儿女双全,张雪梅感到十分满足,“孩子刚出生那段时间,能吃能睡,又很爱笑,特招人喜欢。”张雪梅因此给女儿取了个小名叫“满意”。
然而,小可言出生一个多月后,身体就出现了异样。“刚开始只是偶尔咳嗽几声,我就带她到县医院和妇幼保健院检查,都没查出毛病。”没想到的是,孩子的病情逐渐恶化,不光咳嗽,还出现了呛奶、呕吐,就连哭都发不出声音,憋得小脸发紫。意识到情况危急,小两口赶紧带着女儿到了普洱市儿童医院。医生为小可言拍了胸片,发现小可言已经患了重症肺炎和巨细胞病毒感染,直接让她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孩子每天都要输液治疗,输了几天,病情有所好转,医生就让我们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张雪梅说,可是,就在转到普通病房的当天,小可言就出现了呼吸衰竭的状况。医院通知张雪梅小两口:孩子病情严重,还是赶紧转到昆明市儿童医院吧。
小可言的病情需要靠吸氧来维持,用救护车转到昆明市儿童医院,转运费至少要9500元。小两口实在拿不出来这么多钱,只能买了氧气袋,租了辆面包车,带着女儿前往昆明市。5月16日,经过一路颠簸,他们抵达了昆明市儿童医院。“到医院时,孩子还冲我笑了。”张雪梅心想,到了这里,孩子很快就会康复的。然而,小可言经过一个晚上在急救室的抢救后,就住进了儿科重症监护病房。医生的诊断是:重症肺炎、呼吸衰竭、室间隔缺损、肺动脉高压、动脉导管未闭、卵圆孔未闭、腹泻病、巨细胞病毒感染、心肌损害、轻度贫血10项疾病,医生当天就下了病危通知单。
听到这个诊断结果,张雪梅仿佛听到了晴天霹雳,她没想到女儿会病得这么严重,也很害怕会就这样失去心爱的女儿,手脚不住地发抖,眼泪瞬间掉了下来。为母则强,张雪梅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年幼的女儿需要她,她必须坚强起来。
从女儿住进儿科重症监护病房的那一天开始,张雪梅就每天守在监护室门口。监护室不允许随便进入,张雪梅就隔着玻璃望着守着女儿。“从进了监护室,孩子一直没有醒来过,她的小手和眼睛都肿起来了。”每周一、三、五,医院允许家属进入监护室探视5到10分钟,但只能是站在床边,不能碰到孩子。由于小可言氧饱和度很低,医生给她带上了呼吸机。看到身上插满管子和检测仪器的女儿,张雪梅的心里既难受又无力,她很想去抱一抱孩子,但却什么也做不了。“宝贝,妈妈在你身边陪着你,快好起来吧!”张雪梅轻声地和女儿说着话,仿佛是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小可言的眉毛和小手小脚会一动一动地回应。
记者看到,张雪梅的微信头像是一张大儿子抱着小可言的照片,她在“个性签名”一栏中写道,“宝宝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失职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把她带好。”张雪梅的话语中透露着自责与愧疚,“孩子住院一个多月了,始终没有脱离危险,一直在抢救治疗。”这段时间,医生让她签了多少次病危通知单和换药单,张雪梅都已经记不清了。她不敢睡觉,也不敢去吃饭,担心她离开的那一分钟,孩子就会离开她了。
爱心汇聚多方帮助
在3个多月的治疗过程中,小可言的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让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背上了18万元的外债。张雪梅和罗忠涛夫妻俩没有正式工作,在小可言出生前,两人在工地当搬运工,卖苦力背沙子抗水泥,辛苦一天一人也只能挣100元。在怀上二胎后,张雪梅无法再外出工作,家庭生计的重担便全部压在丈夫身上。
为了治好小可言的病,罗忠涛想尽办法四处借钱,可还是承担不起女儿的医疗费用。“现在,借来的钱也只剩下2万元了,医院还有欠款没交。”罗忠涛说,面对巨额的医疗费用和病情不见好转的孩子,家里的老人劝他们放弃治疗,可是夫妻俩不愿放弃也不能放弃。“孩子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看着她一点点长大,会朝我笑,让我放弃我做不到。我和孩子爸爸会继续坚持,无论结果如何,只要孩子有一线生的希望,我们就要尽全力,哪怕是去搏一把。”张雪梅坚定地说。
幸运地是,小可言得到了中华儿慈会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及早产儿妈妈群爱心妈妈们的关爱和关注,他们在新浪微公益和水滴公益平台发起了爱心募捐项目。截至今天(6月29日)上午记者发稿,已有132名爱心人士向小可言伸出援手,一份份爱心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托举起小可言生命的希望。
与此同时,张雪梅还联系到了北京八一儿童医院的专家。八一儿童医院的专家在了解了小可言的病情后,秉承生命高于一切的宗旨,马上组织了应急小组,派PICU的刘大夫赶赴昆明市,对小可言的病情进行全面评估,并联合各方对孩子开展救助工作。
患儿乘高铁来北京接受救治
6月28日下午1时许,刘大夫抵达昆明市儿童医院。在见到小可言第一眼时,她的心就揪了起来,“孩子身体情况很差,全身水肿,腹水,气道阻力也很高。目前诊断为先天性心脏病、重症肺炎、心衰。”在对小可言的身体状况进行检查和评估后,刘大夫与八一儿童医院的医生们进行了远程会诊,决定将小可言转运到北京,接受手术治疗。
可是,由于小可言病情复杂,一分钟都不能脱氧,转运过程十分艰难。昆明与北京相距2600公里,救护车一路畅通的情况下要行驶30到35个小时,这对于情况危急的小可言来说太漫长了,显然不现实;乘坐飞机转运,全程预计要6个小时,是最快的一种方案,但费用却要40多万元,费用高昂,小可言的家庭根本无力承担。种种困难摆在眼前,而孩子危在旦夕,每延误一分钟,小可言就多一分危险。最终,刘大夫与负责转运的专业医护人员、小可言的父母经过商讨后,确定了高铁转运的方案。
经过各方的周密的前期准备,29日早上5时,救护车抵达了昆明市儿童医院。5时50分,在爸爸、妈妈和医护人员的陪同下,小可言乘救护车离开医院,前往火车站。睡梦中的小可言并不知道,她第一次乘坐高铁前往北京的这趟旅程,牵动着无数人的心。早上8时,小可言一行人乘坐的G404次列车,从昆明南站缓缓驶出。
从昆明到北京,列车将行驶10小时46分钟。对于小可言来说,这漫长的10小时46分钟,是一场时间与生命的较量。尽管车厢内配备了呼吸机、监测仪、吸痰器、输液泵和急救药品,还有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全程进行医疗保障,但所有人都在为小可言的身体状况捏一把汗。“因为孩子的肺功能很差,只有正常孩子的四分之一,氧需求很高。转运的过程中,我们主要是呼吸支持、呼吸机的调节。因为距离远、时间长、风险大,对我们也是一种考验。”刘大夫说,到达八一儿童医院后,首先将为小可言进行检查,包括超声、胸片,确定心脏畸形,然后是肺部管理,争取术前最佳状态,尽快为小可言进行手术。
(原题为《滚动更新:昆明重病女婴转运北京,今晚请让出生命通道!》)

本文地址:http://m.kbcnn.com/jiaju/167425.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由拉斯班塔斯斗牛场编辑发布,所有权归中国快报网移动端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中国快报网移动端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5条评价

来自江西省广丰县的热心网友评价:
好文
来自台湾省台南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顶贴再看
来自黑龙江省双鸭山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太好看了
来自内蒙古自治区牙克石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来自河南省长葛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加油
来自安徽省淮南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被深深吸引
来自浙江省临安市的热心网友评价:
今天一直在追!!

相关推荐

本站热点